<cite id="uab1u"></cite><rp id="uab1u"><nav id="uab1u"></nav></rp>
  1. <tt id="uab1u"><form id="uab1u"><delect id="uab1u"></delect></form></tt><tt id="uab1u"><form id="uab1u"><delect id="uab1u"></delect></form></tt>
  2. <tt id="uab1u"><noscript id="uab1u"><delect id="uab1u"></delect></noscript></tt>
  3. 您的位置 : 首頁 > 最新資訊 >

    《緣淺情深終愛你》小說全文在線閱讀 簡葇鄭偉琛小說全文

    時間:2021-01-05 14:50:30編輯:素流年

    獨家小說《緣淺情深終愛你》是葉落無心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型的小說,這本小說的主角是簡葇鄭偉琛,內容主要講述:一個月后。保姆車在夜色中一路疾行,高聳入云的建筑物接連從眼前晃過,一幢比一幢富麗,一幢比一幢堂皇,仿佛在盡其所能地張揚著所有者的權勢與地位。相比之下,渺小的人流與車流像是塵埃,浮游于這座城市,沒有歸處...

    《緣淺情深終愛你》 第4章 飯局 免費試讀

    一個月后。

    保姆車在夜色中一路疾行,高聳入云的建筑物接連從眼前晃過,一幢比一幢富麗,一幢比一幢堂皇,仿佛在盡其所能地張揚著所有者的權勢與地位。

    相比之下,渺小的人流與車流像是塵埃,浮游于這座城市,沒有歸處。簡葇仰望這個她從小生活到大的城市,它總是那么陌生,似乎從來都不屬于她,而只屬于那些擁有著無盡特權的少數人。

    她的經紀人威爺坐在她旁邊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,“今晚這個,只要他高興,別說把你捧成一線,捧成一姐都有可能,你自己瞧著辦吧。”

    一線!她多少年來可望而不可即的美夢啊!

    “真的?什么來頭?”簡葇頓時眸光發亮,補妝也補得特別勤快。

    威爺用力戳戳她被金錢掩埋的頭腦,“你能不能別死命往錢眼里鉆?!”

    “這么說,他沒錢。”

    “人家有個好爹……”他指著自己的肩膀比畫一下。

    簡葇了然地點點頭,明白了威爺所指。

    這些年,見多了世態炎涼,她憑著過人的演技和苦練了多年的酒量,再加上短道速跑的基本功,她在“衣冠禽獸”遍地的娛樂圈混跡多年,倒也周旋得游刃有余。雖說沒吃什么大虧,但說句良心話,她也沒撈到什么大便宜,否則就憑她這磨煉了八年的演技和耗費了八年的青春,再加上金牌的經紀公司,敬業的經紀人,怎么會到現在還是個半紅不紅的二線演員,好本子、大制作從來不用她當女一號。

    她的經紀人威爺不止一次恨鐵不成鋼地教導她:“你就不能為藝術奉獻奉獻?!”

    她回他一個真誠的笑臉,“你是了解我的,我只認識錢,不認識藝術。只要片酬合理,女一號還是女二號,我無所謂。”

    “你別忘了,一線和二線的片酬可是天差地別的。”

    她覺得此言有理,點點頭表示贊同,“那就等遇上能真正把我從二線捧到一線的人,你再一次性把我賣個好價錢。”

    她隨口一說,不料威爺不愧為圈內最敬業的經紀人,還真是找到機會就把她往火坑里推。

    今天晚上的飯局,本來是一個大制作的投資方想“考察”一下女演員,公司原定了兩個正走紅的小天后和一位力捧的新人去,后來突然又欽點了她去。

    起初她以為是威爺在高層那據理力爭的結果,后來聽知情人透露,真正原因是投資方那邊請了一位重要客人,而那位客人自稱是傾慕她多年的忠實影迷,公司當機立斷推了她晚上的雜志專訪,讓她去陪客。

    威爺出于對她的了解,一路把她押送到包房門口還是不放心,等在門口盯著她進門。

    懷著對一姐片酬無限期待的心情,簡葇擺著女神式優雅的姿態走進奢華的包房。下一秒鐘,她看清了坐在主位的男人,二話不說扭頭出了包房。

    威爺趕緊把她堵在走廊轉角處,“你要去哪?別跟我說去廁所,你來之前已經去過三趟。”

    “我忽然有點不舒服,你讓公司換別人吧。不如換駱晴吧,她肯定對你千恩萬謝!”

    “換人?!”一向好脾氣的威爺怒了,“你什么時候耍大牌不行,偏在這個時候!你就不怕公司把你雪藏了?”

    “隨便吧,活埋了也行!”

    “你別忘了,雪藏期間你是拿不到片酬的。”

    她遲疑了一下,裝作眩暈地扶額,“威爺,我真的不舒服。”

    “如果我沒記錯,你在多倫多的房子該到還款日了吧?還有你妹妹下學期的學費……”

    簡葇立刻笑得如芙蓉初綻,“我感覺好多了。”

    “那進去吧。”

    “……”

    臨去前,簡葇急忙扯住威爺的袖子,“威爺,這次你一定要在門口等著我,見我出來,說什么也要帶我走,千萬別讓我落在他手里。”

    “……”威爺沒應聲,很明顯對她的提議不太茍同。

    “求你了,我保證這是最后一次。下次不管你給我安排什么局,我都去!”

    威爺狐疑地看著她。

    “我跟他有仇,仇深似海!讓我落他手里,他肯定把我剝皮抽筋的。”為了增加可信度,她硬生生在眼底擠出幾點淚光,又搭配了個心神俱顫的眼神,“是真的……”

    威爺被她望得動了惻隱之心,“好了,好了,我在外面等你。”

    目送著威爺又是一臉恨鐵不成鋼地惆悵走遠,簡葇唇邊牽出得意的笑意。就知道他嘴硬心軟,要不怎么會到現在還沒把她成功營銷出去。正得意著,一回身,她看見一張足以把當紅男星秒殺得渣都不剩的臉。

    他看似悠閑地倚墻而立,嘴角也勾著笑,一種看不出喜怒哀樂的笑意。

    “剝皮抽筋?!”

    有意無意地,他的指尖劃過她半露的鎖骨,恰到好處的力道讓她連骨頭都有點發麻,“這么美的皮,我享受還來不及,怎么舍得剝了……我最多,拆了你的骨頭……”

    她嘴角的笑僵硬如冰。

    她的笑僵硬,并非因為怕他那句“拆了你骨頭”,而是好久沒有這么近距離面對鄭偉琛這張秒殺男星的臉,多少有點被驚到,亂了心志。

    不知是否因為初識在十月,他總會讓她聯想起深秋。那個成熟的季節,恰如他給人的感覺——深沉卻不壓抑的天空,濃郁但不熾熱的陽光,凌厲卻不刺骨的清風,清冷但不凜冽的細雨,還有滄桑不蒼涼的落葉。

    這種由經歷沉淀而來的氣質,即使他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名牌的Logo,也一樣讓人感覺得到身份顯赫。

    一陣呆愣,等她尋回被美色所惑的心神,才想起眼前的男人剛才說——要拆了她的骨頭。

    她用有恃無恐的媚笑掩飾住內心驟然而生的驚慌失措,“鄭少,我聽說你快要升職了,如果這個時候,有媒體爆出你虐待女星的丑聞,恐怕即使你能跟我庭外和解,也免不了葬送前途吧?”

    她自認自己的威脅很有殺傷力,人家卻連眉峰都沒動一下,“那正好,這種朝九晚五的工作我早就做膩了,換換工作也好。”

    她半仰起頭,面對著眼前熟悉又陌生的臉,靠近,再靠近,直到他冷靜的眼中激起了異樣的波瀾。

    她撫了撫他的衣領,“那么,我們試試看……”

    “……”

    她踩著三寸的高跟鞋搖曳生姿地走開。

    鄭偉琛凝視著她的背影,黑眸中的波瀾化作濃烈的占有欲。

    “那么,就試試吧,我倒想看看哪家媒體爆我的丑聞……”

    簡葇在洗手間里重新描眉畫眼,涂了個烈焰紅唇,還補了個濃重的深咖色眼影,原本清麗的臉全被妖艷掩蓋住。

    調整好紛亂的心緒,她再一次走進包房。

    公關部的李勛一見她進門,馬上迎過來為她引薦各位大人物,那迫不及待的架勢,好像生怕她又扭頭走了,留下爛攤子給他收拾。

    這也難怪,她不止一次給他制造過爛攤子。

    李勛第一個為她引薦的就是鄭偉琛,“這位是鄭少……”因為他的工作性質比較特殊,李勛沒有說出來,巧妙地話鋒一轉,“不用我介紹你也肯定認識吧?”

    “當然認識!怎么會不認識呢?”簡葇自然地伸出手,諂媚的表情演得那個爐火純青,“鄭少,以后還要拜托您多關照啊!”

    “鄭少,這位是……”

    “不用介紹了,”鄭偉琛也很自然地起身,握住她的手,別有深意地說了一句:“簡小姐的演技,我終生難忘。”

    她怎么會聽不懂他話中深意,干笑兩聲,“哈哈,鄭少過譽了。”

    “他真的是你的影迷,他的手機里存了很多你的照片。”一邊肥頭大耳的土豪自以為很知情的口吻幫著補充,“簡小姐,你今晚可要多敬他幾杯!”

    手機里存了她很多照片?微微一愣,她馬上換上笑臉,“呵,這是當然了!”

    后來她才知道,這位肥頭大耳的土豪就是《似水流年三部曲》的投資商劉總,他因“偶然”在鄭偉琛的手機里發現了她的照片,得知他對她“情有獨鐘”,便馬上安排了這個飯局,希望可以借機拉近拉近關系。只可惜,他選錯了人,她在這方面從來都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。

    認識完其他幾位老總,又和經紀公司的高層熱絡地打了招呼,簡葇毫無意外被安排在鄭偉琛旁邊。

    她熱情洋溢地伸手拿酒瓶,欲給他倒酒,他卻搶先了一步,在她面前的酒杯里倒滿了紅酒,鮮紅的色澤流轉于晶瑩的杯壁,酸澀的葡萄香充滿侵略性地襲來,**得她的鼻根也酸澀起來……

    她深深吸氣,努力去想象一些開心的事,比如她的演藝生涯從今日起逆轉,她將會從二線爬上一線。這么想著,心境頓時開闊許多。

    ……

    她大大小小的局也應對過不少,從來沒遇到過這么難應付的。

    剛剛開席,她還沒來得及吃點東西墊墊底,眾人便頻頻舉杯,且每次都有各種理由帶著她,就連那兩個小天后和新人也看清了形勢,一個勁兒敬她酒,還一口一個前輩,叫得她都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人老色衰了。

    劉總更是屢次和她撞杯,各種明示暗示,讓她務必陪好鄭少,只要把他陪高興了,《似水流年三部曲》的女主角就是她的。

    她何嘗不想借著這個機會上位,可是,任何機會都是要付出代價的……

    簡葇瞄瞄身邊的人,從頭至尾他只安靜坐在她旁邊,悠閑地品著紅酒,冷眼旁觀著她措手不及的應對。好像在這場酒局中,他只是個局外人,與這滿桌晦暗不明的牽連毫無關系。

    他也沒對她有絲毫逾越的行為,唯一的一次身體接觸,是將她快要滑落的裙肩拉回原處,及時避免了她的不慎走光。在飯局逢場作戲了這么久,應酬的男人哪個不是一雙色眼繞著她胸前的峰巒打轉,恨不能把她的衣服都扒了,大飽眼福一番。

    他是唯一一個幫她掩蓋的。

    她明白,他只會為自己在意的女人這么做。可她不明白,經歷了這么多事,過去了這么多年,他為什么,還在意她?

    仰起頭,把一杯紅酒喝盡,她將所有的心酸混著紅酒一起咽了下去。

    ……

    數不清喝了多少瓶紅酒,后來,她真的有點醉了。頭沉甸甸的,連思維也有些混亂,好在意識還清醒著。她知道他們的目的就是把她灌醉,所以晚醉不如早醉。

    “對不起,我,去下……洗手間。”她含糊的聲音說著。起身時,雙腿酸軟,身體發飄,腳下不小心一絆,險些摔倒……

    不料,一雙有力的手臂托住她搖搖欲墜的身體,然后,她的身體被緊緊擁住。

    熟悉的味道漫過鼻端,是清涼的薄荷香混著淡淡的煙草味道……

    簡葇受驚般挺直身體,用盡全力掙扎。無奈人家四年的健身不是白練的,一雙手臂鋼筋鐵骨一般牢不可摧,反倒在她的奮力掙扎下摟得更緊。

    “我陪你去。”他的聲音低沉而堅定。

    她堅定搖頭,聲音也不含糊了,“怎么好麻煩你呢?”

    “不麻煩!這里太大,我怕你回來時迷路,走錯了地方。”

    “……”他還是這么了解她。

    在眾人曖昧含蓄的注視下,她被他半拖半拉、半擁半抱出了包房。臨出門前,她還接收到劉總贊許的目光,估摸著女一號的角色離她已經不遠,觸手可及。

    轉過長廊,到了旁人目光所不及之處,他才放開她,順手為她理好因費力掙扎而凌亂的發絲。

    她反射性退開一步,第一個念頭就是對他大吼:為什么是我?!你鄭偉琛身邊從來不缺女人,比我年輕比我漂亮,還讓你招之即來揮之即去,為什么還要招惹我?!你明知道我不想跟你有任何瓜葛?!

    冷靜想想,問了又有什么用。人家有權有勢,人家樂意招惹誰招惹誰,她一個二流的小演員,有什么資格什么本事反對。

    壓下滿腔積怨,她決定直奔主題,“你到底想怎樣?”

    他云淡風輕地答:“所有人都看出我想怎么樣了,你別說你看不出來。”

    “我當然知道你今晚的目的。如果只是今晚,我可以陪你。”她嘗試了兩次,依然無法面對他深不可測的目光,轉開了視線,“反正陪誰都是陪,我無所謂……我是想問,過了今晚呢?你能別再這么關照我嗎,我簡葇福薄,承受不起你這么關照!”

    沒有回答。

    她不敢去看他的表情,依稀聽見他的呼吸沉了許多。

    沉默了十幾秒,他掃了一眼她食指上耀眼的藍寶石戒指,“我送你的生日禮物,喜歡嗎?”

    對于這個話題,她絲毫沒有防備,怔了好一會兒,才甜笑著回答:“喜歡,很值錢。我賣了五萬塊,夠我妹妹三個月的生活費了。”

    他薄唇輕抿,“那是我讓人在法國定制的,獨一無二。”

    他永遠知道怎么打動她。就像她永遠知道,怎么刺痛他。

    “是嗎?這么說我賣虧了?!這些奸商……”她將痛心疾首后悔萬分的表情演繹得十分到位,之后還不忘補充一下很有建設性的意見,“要不,你明年送我生日禮物時順便附上發票,我直接去退貨,方便多了。”

    “好!”

    結束了不甚愉悅的交談,他們重新回到包房。

    這一次,簡葇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上戰場的,喝得要多豪爽有多豪爽。反正該發生的她阻止不了,與其清醒地面對,不如讓自己醉得人事不知,這樣就不必努力去忘記。

    喝到氣氛熱烈時,李勛坐到她旁邊來,湊近她小聲說:“劉總想吃過飯再去KTV玩一玩,他讓你一定要去,陪陪鄭少……”

    “……”她放下正欲端起的酒杯,聽他說下去。

    “我知道你有底限有原則。可這個劉總的面子你不給就算了,上頭特意交代,鄭少千萬千萬不能得罪。我的好姐姐,算弟弟我私人求你,你就忍一忍,勉強應付一下,你的大恩大德我銘記于心!”

    “忍?!你說得容易,你忍一個我看看。”

    “我是真想忍一個給你看看,可惜我沒有姐姐你的風華絕代!”

    “忽悠,你接著忽悠……”

    他果真接著忽悠了,“我說真心話。要不是你品性高潔,出淤泥而不染,你早就成咱公司的當家花旦了,什么金像、金雞,哪輪得到別人……”

    李勛看她微笑著玩著手中的紅酒杯,若有所思,以為她有點被打動了,更加努力勸說,“我知道你不在乎這些,可這一次,你就算自己不怕被封殺,也考慮考慮我,我上有老下有小的,我的飯碗就全指望你了!”

    他這邊滔滔不絕,正決心不達目的誓不閉嘴地說下去,誰知簡葇直接丟過來一句,“行,我去!我肯定把人陪好了……不過,我要演女一號。”

    李勛驚喜萬分,拍著胸脯擔保,“好!好!絕對沒問題。”

    她轉眸丟下一個風情的笑,“我的大恩大德,你可要銘記于心吶!”

    “忘不了,忘不了!”

    ……

    李勛迫不及待跑去跟劉總匯報,劉總聽著李勛的耳語,點頭如搗蒜。

    一杯紅酒出現在她眼前,不必抬眼,她也能從那修長的五指看出端杯的人是誰。

    “條件談妥了?”他低沉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。

    她笑著端起酒杯,回應:“談妥了!所以,今天晚上,我一定舍命奉陪到底!”

    “我不要你的命,我只想要你的人……”

    “……”她正被他的直白弄得無語,只聽他平淡地補充了一句:“一生一世!”

    她是真的醉了,不是被酒灌醉,而是被人!

    簡葇又被勸著喝了幾杯烈酒,紅酒的后勁兒也起了,她的意識漸漸模糊,自控力也薄弱了,眼前的人越來越朦朧,身體越來越虛無。她捧著麥克風唱了兩首悲傷的情歌,竟然唱得笑了出來,尤其是唱到“迷失了,曾經的純真,分不清是愛是恨,搖曳著,你的迷離眼神,在旋渦里浮浮沉沉”,她笑得幾乎無法自已……

    一只手臂鎖住了她的肩膀,將她帶入溫暖的懷中,又是那熟悉又陌生的氣息,她沒有抗拒,由著他摟。

    她想,她是真的醉了,否則她不會貪戀這溫暖的氣息,不會又想起那一年的深秋從半空劃過的云霄飛車,還有,坐在長椅上凝視著別人父子相親相愛的男孩兒。

    那一年,她十歲,他十二歲。

    她與他初見,他一張原本俊秀的臉因為明顯腫脹變得慘不忍睹,可她被他一雙沉靜的黑瞳吸引。對于一個十二歲的男孩兒來講,那眼神過于深邃,像謎一樣誘著她去猜測,去探索。

    仗著年幼無知臉皮厚,她買了兩個冰淇淋,走到他身邊,遞給他一個。

    男孩兒訝異地看了她一眼。

    “請你吃!”

    “為什么?”他有些戒備地問。

    “因為你長得帥唄。”她對著他笑。她的笑如同秋季盛開的海棠,滿目蕭索和枯黃中最奪目的一點緋紅。

    他接過了她手中的冰淇淋。

    她又厚著臉皮在他身邊坐下,“你的臉怎么弄的?和同學打架了?”

    他不屑地一揚眉,卻沒有回答。

    “人家一定傷得比你還重吧?”

    “……”

    看出他不想說,她換了話題,“你喜歡坐云霄飛車嗎?”

    他點了點頭。

    “我也喜歡。”她對他眨眨水汪汪的眼睛,“可惜我只有十塊錢,只夠買一張票,外加兩個冰淇淋。”

    她終于成功引起了他的好奇,“那張票你給了誰?”

    “簡婕,我妹妹。”

    他看了她一眼,沒說什么。

    她也不再說話,安靜地吃冰淇淋。

    冰淇淋吃完了,她訕訕起身,準備離開,他忽然開口:“你爸爸打過你嗎?”

    她又趕緊坐回來,“沒有,我爸爸最疼我了。不管我喜歡什么他都買給我,有時候還不讓我告訴簡婕。我爸爸還經常偷偷給我買油條豆漿吃,因為我媽媽不讓我吃……”

    那天她講了很多爸爸的故事,他一直聽著,聽得特別認真。

    第二個周末,她又去了那個游樂園玩,又遇到了他。

    她開心地打招呼,“這么巧?”

    他很認真說:“不巧,我在等你。”

    “等我?”

    “我帶了錢,請你玩云霄飛車。”

    “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會來?”

    “你說過,你喜歡玩……”

    云霄飛車從空中劃過時,她死死揪著他的衣袖,臉本能地埋進他肩窩,她及腰的長發在風里飛舞,絲絲縷縷的黑發拂過他微紅的臉頰。

    她依稀聽見他的心跳就像飛車一樣,忽上忽下,直入云霄……

    那時,天清澈如水,不染半點塵埃,一如他們心中的彼此。

    而今,夜昏暗迷離,充斥濃重的欲望,在他眼中,她與人盡可夫的**毫無區別吧?

    他在她心中呢?

    她用被酒精**腦子思考了很久,一個陌生人吧……

    一時煙癮犯了,她伸手摸出煙盒,用涂得五光十色的指甲捏出一支煙,點燃。薄荷的冷香混著清淡的煙草味飄過鼻端,她深吸一口,近乎貪婪。

    她并不愛吸煙,可她戒不掉這個味道。

    一如她不喜歡娛樂圈,可她習慣了這虛浮矯飾的世界。

    抬頭見鄭偉琛直直看著她手指間散去的煙霧,她媚笑著將煙盒遞到他面前,“鄭少,來一支吧。”

    “什么時候學會抽煙的?”他低沉的聲音被嘈雜的音樂聲掩蓋,只有她聽到。

    在鏡頭前面作秀慣了,她應付各種疑難問題就像呼吸一樣平常,“有一次演**的時候學的,之后就沒再戒。”

    “我不喜歡女人抽煙。”

    “所以?”

    “戒了。”

    下一秒,她手中的香煙和香煙盒以一條完美的拋物線落入角落的垃圾桶。

    她想要跟他理論,憑什么他不喜歡女人抽煙,她就要戒煙,這是什么邏輯關系。可轉念想想,反正那煙也不值錢,大不了明天再買一盒,何必跟他浪費口舌!

    ……

    后來,她不記得喝了多少杯酒,反正一直喝一直喝,不管紅的、白的、黃的,或者什么五顏六色的,只要有人倒,她就敢喝。

    她的記憶也被酒精割成了無數的碎片——

    她記得,她在洗手間吐得一塌糊涂,他一只手慢慢撫過她的背,一下一下,另一只手遞來微溫的礦泉水……

    她記得,走廊里很多人和他打招呼,她試著跟他保持距離,免得她這個二流演員的身份辱沒了他,他扶著她的手絲毫不放松。

    她還記得,回包房后,她問他,怎么那么多人都認識他?

    他搶過她的酒杯,告訴她,她不能再喝了。

    比她喝得還高的劉總過來湊熱鬧,語無倫次地告訴她:“你記住,別人可以不認識,鄭少必須要認識……你聽說過沒有,以前有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不認識他,在一家酒店公然跟他叫板,還說‘你知道我是誰嗎?!你等著,我會讓你記住我是誰’,你知道結果怎么樣?”

    她想了想,“鄭少一看就是個寬宏大量的人,當然不會跟那些不識相的人計較。”

    劉總笑著搖搖頭,“三個月后,他家就破產了。他算是徹徹底底記住鄭少是誰了。”

    鄭偉琛淡淡地說:“劉總的意思,我公報私仇!”

    劉總自知酒醉失言,呵呵兩聲,“巧合而已,巧合而已。”

    再后來,她不記得酒局什么時候結束,迷糊中感覺冰冷的雨滴落在臉上,她在冷戰中驚醒,發現自己被鄭偉琛塞到了一輛豪華的轎車。

    鄭偉琛說:“去星城國際。”

    她搖頭,更正,“我住在藍籌名座,在朝陽門附近。”說完,她縮在奢華的真皮座椅上,又繼續睡,再睜開眼時,車已經停在了藍籌名座的大門前。

    “謝謝!我到了!”

    她下了車,微微細雨落在身上,澆熄了她的困意,卻稀釋不了她身體里的酒精。她搖搖晃晃順著清晰印在記憶中的青石路向前走,嘴里還哼著KTV唱過的歌,“我想放棄卻遲遲不能,冰封的心又開始回溫……片片楓葉是你火熱的吻,卻吻上了別人的唇……”

    感覺身邊有人亦步亦趨跟著,她轉頭,看見鄭偉琛緊鎖的眉峰,“你干嗎跟著我?我沒事兒,你送到這里就行了……”

    走了兩步,發現他還在身邊,她揉了揉額頭,恍惚般點頭,“呃,不好意思,我忘了,你也住這里。我喝多了,真喝多了……”

    她繼續唱歌,“片片楓葉是你留下的痕,卻刺痛了我的心門,我捂住傷口苦苦地等……”

    因為唱得太過投入,她沒有留意腳下,一不小心踩進了路邊的草地。腳下滑了一下,她下意識抱住鄭偉琛的手臂,靠著他站穩。

    “你說我唱歌唱得好聽嗎?”她笑著抬頭,看著他被雨水打濕的臉。

    “不好聽。”

    “是嗎?岳啟飛說還行。”

    “……”

    “他說,我混演藝界沒什么前途了,讓我練練唱歌,萬一碰上一首經典之作,說不定能火起來。我覺得,他說得很有道理。七年了,連陳瑤瑤都紅了,我還是這樣……岳啟飛說我要是再這么繼續混吃等死,他都不想再跟我續約了……”駱晴說她酒品很好,喝多少都不會失態,就是喝高了以后話比平時多,逮著個人就聊天,聊到睡著為止。由此可見,她這次真喝高了。

    “……”

    他不搭話,她就繼續口齒不清地胡言亂語著,“這年頭,娛樂圈什么都缺,就不缺美女,中戲、北影、上戲,一年招收那么多學生……比我年輕比我漂亮的遍地都是,爭著搶著想要上位,我演戲真沒前途了……其實唱歌挺好,可以不用應酬那些導演、投資商……還有你……”

    她松開他的手臂,繼續向前走,走著走著,她猛然想起個重要的事情,“不對呀!我已經搬家了,我搬去星城國際了!你為什么把我帶到這兒?!你想怎么樣?!”

    面對她理直氣壯的指責,他還是不回答,像個完美的雕塑,安靜地佇立在細雨中,清朗的眉目,英挺的鼻梁,微抿的薄唇,還有精雕細刻般的輪廓,全然沒有因為五年的時間有絲毫改變,但不知為什么,他看起來卻和五年前判若兩人。

    她的衣服也被雨水浸透,貼在身上,涼得徹骨,她顫抖著貼近他,貼近他的溫暖。

    眨了眨綴了雨滴的睫毛,她問了個只有醉酒才會問的問題:“你為什么不放過我,脫了衣服都一樣,我和別的女人有區別嗎?”

    他終于開口了,聲音比冷雨還要涼得透徹,“你經常喝成這樣?”

    “不是啊。我今天高興,有人給我女一號演,還是大制作的電影。”

    “你就這么想演女一號,為了演女一號,什么都無所謂?!”

    她笑著,越笑越覺得好笑,“你知道嗎?我是演員,當然想要女一號……呵,你怎么會知道……”

    下一秒,他扣住她的手腕,拖著她走進一棟樓……

    她不記得怎么去了他的家,記憶的碎片里只剩下房門關上的一瞬,他突然將她摟住,狠狠地吻上她的唇……

    似乎不想給她反抗的機會,鄭偉琛一手托著她的后腦,一手攬住她的腰,熾熱的唇舌夾著濃烈的男人氣息碾過她忘了呼吸的嫣紅,強勢的侵占如疾風驟雨,鋪天蓋地而來,讓她無路可逃……

    其實,從踏進這個門,她就沒打算逃。因為她知道眼前的男人受過多年正規軍事化教育,體格好,身手比體格還好,就算她把全身的力氣都用上,也不過是一番徒勞無功的掙扎。她從不做白費力氣的蠢事。

    可她沒有想到,他的吻會像千層巨浪驟然襲來,讓她連象征性的抗拒都來不及,便被卷入看不見底的深淵,失去了所有的知覺。

    等她尋回自己的意識,她的雙臂已經不自覺攀上他的后頸,胸口緊緊貼合著他結實的胸膛,她的牙齒也早已分開,舌尖正主動迎接他的侵襲……

    或許是酒精的作用,或許是太久沒有如此靠近,他的吻比任何一次都要放縱,都要炙熱,纏繞的唇舌連個喘息的機會都不給她。

    窒息一般的眩暈中,她只能感覺到他貼在她腰間的掌心滾燙,一如她心口那顆跳動的心。

    這么多年過去了,她一層一層將自己的感情封閉在冰冷的心房里,封得密不透風。可只是一個吻而已,她為自己建造的堡壘,一瞬間坍塌,她才看清那份從未減退的思念。

    掩藏了多年的渴望,一朝點燃,便是一發不可收拾。她完全忘乎所以,微顫的手卻伸向他的領口,解開他的扣子,一顆一顆。他托著她后腦的手也落在她肩頭,刺啦一聲,她最喜歡的裙子應聲而裂,殘破的布料從她身上滑落,再也遮不住她的寸寸肌膚。

    突如其來的涼意掠過她滾燙的肌膚,她在寒戰中清醒時,他橫抱起她,走進臥室。

    ……

    外面的雨,已連綿了幾日,一直下個不停。

    天空沒有月光,也沒有星光。

    臥室的燈沒有開,只有窗外稀疏的幾家燈火朦朧了她的視線。

    進了臥室,她就被直接丟在床上,隨即被困在柔軟的被子和他的身體之間,她努力睜開眼,看著眼前的男人伏在她身上,唇游移在她頸項,撩撥過一路的火焰。她緊緊揪著身下柔軟的蠶絲被子,極力壓抑的喘息依然從喉嚨逸出,在寂靜的房間內蕩起曖昧的回聲。

    “鄭偉琛……”

    他輕輕嗯了一聲,托起她的臉,指尖細細撫過她的眼角眉梢,她微紅的臉頰。

    她也在黑暗里默然望著他,棱角分明的輪廓,微抿的薄唇,還有那雙蘊藏深情的黑眸,清晰如五年以前。

    五年,五年,恍若一場噩夢……

    如果真的是一場夢,多好。

    如果夢醒后,還是五年前,他們甜蜜的第一夜,多好!

    可惜,命運跟她開了個天大的玩笑,一個隱藏的秘密擊碎了她所有的美夢。

    一滴淚從她的眼角滑落……

    然后,她的淚就像決了堤的水,再難囚禁,一串一串,洇濕了他的指尖。

    她是真的醉了,否則,她絕不會在他面前掉一滴眼淚。

    他的唇又一次籠罩下來,帶著疼痛的仇恨一般,吻得她幾乎窒息。她本能地想推開他,他卻吻得更咄咄逼人,一雙手緊緊將她的手腕鉗制在頭頂兩側,不給她逃避的機會。

    她絕望地閉上眼睛……

    此后,記憶的碎片再也拼接不上。

    等她從酒醉中清醒,東方已經發白,鄭偉琛擁著她睡得正沉,不著寸縷的肌膚相觸,滑膩著微溫,就像曾經醒來的每一個早上。唯一的區別是她除了全身無力之外,頭疼得快要裂開,好在骨頭還健在,沒有被他拆得七零八落。

    她頭疼得不想動,于是又閉上眼睛,在他懷中找了個最舒適的位置,繼續睡。

    有人說,在夢里是看不到太陽的,可她卻做了個被陽光籠罩的夢,或者說,是被陽光籠罩的回憶。

    在夢里,她還是情竇初開的年齡,最疼她的爸爸還活著,雖然經常工作到深夜,可不管回來得多晚,都要為她和簡婕把被子掖得嚴嚴實實;她的媽媽也沒有改嫁,雖然經常嘮叨她學習不努力,或者埋怨她的頭發掉得滿地都是,可她的臉上總是掛著笑的;簡婕的腿也沒有受傷,還是那個成績優異、自信漂亮的女孩兒,雖然有點小小的驕傲和任性,可絲毫不影響她的可愛。

    還有她暗戀的男生,不管春夏秋冬,總是帶著一身燦爛的陽光出現。

    春天,天空很藍,空氣里彌漫著梔子花的清香,云霄飛車騰空而起,她尖叫著抓著他的手臂,頭繩在下墜中滑落,她及腰的長發如黑霧散開,迷了他的眼,也迷了她的心竅……

    回家后,她在日記本里寫的滿滿都是他的名——偉琛,還有她一直想說又說不出口的愛慕。

    初夏,街邊的柳樹抽著嫩綠的新蕊,隨風扶搖。路過冰淇淋店,她請他吃蛋卷冰淇淋。吃著甜得發膩的冰淇淋,走在被柳樹枝葉篩落的陽光下。

    她問他,將來想考什么大學?

    他說,他要考軍校。他問她:你呢?

    她說:我要考芭蕾舞團。

    那時候,夢想總是很高遠,回家的路總是很短。

    回到家,她放下書包就去向讀過軍校的鄰居哥哥打聽軍校的情況。鄰居哥哥告訴她,軍校的管理相當嚴格,不但有規定的起床睡覺時間,天天都要進行高強度軍事訓練,沒有業余文化生活,還不能隨便外出,即使周末外出也要請假,完全沒有人身自由。

    想到以后很難再見到他,她小小地失落了一下,不過,又聽說軍校內里不許談戀愛,女孩子也少得可憐,讀軍校很難找到女朋友,她失落的心情又平復了。

    ……

    深秋,校園里的銀杏樹葉落了一地。

    盼了一天的放學時間到了,同學們爭先恐后往校外走,簡婕留在學校補習,不和她一起回家。

    威武的中學大門前,一只綴著金光燦燦手表的肥手搭在簡葇肩上,“簡葇,我們家的車就停在那兒,我可以順路送你回家。”

    她扯了扯被那肥手壓住的一縷頭發,一不小心扯斷了幾根,很疼。

    眼前一晃,一輛破得叮當響的自行車從她面前晃過,騎車的鄭偉琛長腿在地上一撐,自行車在她面前劃了半圈弧線停下來。

    逆著光,她看不清他的臉,只聽到他的聲音,“回家嗎?我帶你一段。”

    比陽光還烈的一道道視線投射過來,燙紅了她的臉頰。她垂著臉默默坐上去,費了好大勁兒才沒讓嘴角樂得抽筋。

    一路上,他的車騎得飛快,被拋下的風從耳邊飛速掠過,隨時可能把她刮飛似的,她幾次想抱緊他的腰,手悄悄伸到了他身側,又悄悄收了回來……

    ……

    寒冬,公共汽車在鋪了薄雪的路上緩慢行駛。她仰起頭,悄悄瞟著站在身邊的他。比起他無可挑剔的精致五官,她更喜歡他身上的感覺,說不清那是一種什么感覺,總之會讓她每每看到,心口都是一燙。

    迎著被車窗拋棄的路燈,她看見他下頜淡了許多的淤青,雖然淡了,看在她眼中依然觸目驚心。

    認識很久了,她從來不問他的家事,他也從來不提,所以她始終不明白他為什么經常挨打。

    吹了一路的寒風,她終于沒有冷靜下來,開口說:“舊社會已經被推翻了這么久,你怎么還生活在水深火熱中?”

    “呃……”他愣了一下,才摸了摸下頜上的淤青,不以為意地答:“在我爸的思想里,強權不但要靠暴力奪取,還要靠暴力維系。”

    “你想沒想過抵抗?”

    “抵抗?!”他頗有興致望著她,“怎么抵抗?”

    她努力想,最后想出個自以為很聰明的餿主意,“不如,你離家出走吧。”

    “……”他沉默了。

    她把他的沉默當作贊同,開始幫他籌劃未來,“我奶奶有個舊房子,她去世之后就一直空著,你可以住在那里。”

    后來,他真的離家出走了,就住在她奶奶四處透風的老宅子里。她拿了各種棋牌陪他解悶,說好了她輸了就走,結果她一晚上都沒輸過,說好了一起看日出,結果她一不小心睡著了……

    很久很久以后,她還是想不明白,分明就是她純潔地解救不幸少年脫離水深火熱的苦海,怎么就被他家人認為“私奔”了呢?怎么就讓他過得更水深火熱了?

    好吧,她承認,她拐了人家良家少男離家出走,確實有點非分之想,可她根本沒有勇氣實施,她只能每天偷偷在心里期盼,期盼他會漸漸喜歡上她……

    那一天,她終于等到了。

    那天,他塞給她一張《泰坦尼克號》的電影票,她用滾燙的手心握著電影票,笑得嘴角都要抽筋兒了……結果,命運跟她開了個大玩笑。

    就是那天,她的家庭破碎,她的世界轟然間坍塌。

    她錯過了那次約會之后,他轉去了一所封閉學校讀書,他們也再沒見過面。直到多年后,他們意外重逢,才又繼續那一段美好卻短暫的愛情……

    從美夢中醒來,整個天空變成了藍色,沒有黑暗,也沒有雨。

    簡葇轉臉看看身邊,空無一人的冰冷。

    忽視掉內心的失落,她擁著被子坐起來,發現枕邊放著一件疊得整整齊齊的白色浴巾,浴巾上有一張簡短的字條,剛勁有力的字跡一看就是鄭偉琛的風格。

    “我去上班了,早餐在保溫盒里,吃過了再走。”

    指尖觸摸過簡短卻溫暖的字跡,她苦澀地微笑。

    ……

    圍著浴巾走進飯廳,她一眼便看見古色古香的紅木雕花桌椅,蔓藤纏繞的鏤空圖案生動得仿佛纏繞捆綁住了她的魂魄。她怔忡了好一陣,才想起從保溫盒里拿出早餐。

    香濃的豆漿還滾燙著,油條也還香酥可口。

    原來,對面街那間早餐店還沒關門。

    吃著吃著,她才想起件重要的事情,她沒有可以穿出門的衣服。看著手機的通訊錄從頭滑到尾,最后她點了駱晴的名字。

    駱晴被睡意浸透的聲音傳來,“喂……”

    “我在藍籌名座E座19樓1號,拿套衣服過來接我,快點啊。”

    “衣服?你衣服呢?”

    “我昨晚喝高了,衣服被人扯成布條了。”

    “男人,還是女人?!”

    這個,重要嗎?好像挺重要。

    “男人。”

    電話那邊的聲音頓時困意全無,“你,昨晚不是讓男人睡了吧!”

    “你還能想出其他可能嗎?”

    駱晴當然想不出其他可能,因為其他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
    天被連綿幾日的雨沖洗過后,水靈靈的藍,晨光穿過薄霧,淡淡的寧靜。

    立交橋上卻是喧鬧的,此起彼伏的喇叭聲,讓人無暇去感受這明媚的陽光。

    駱晴心急火燎于上班高峰時段,在立交橋上拼出條血路趕到一處十分寒酸的公寓。其實按照地理位置看,這處公寓即便稱不上豪宅,也算個高端住宅,只不過以她看多了金碧輝煌豪宅名邸的欣賞眼光看來,這一百多平方米的三室兩廳委實小了點,再加上簡約又簡單的灰白色格調,除了必不可少的家具,沒有裝飾和光彩,乍一看去,跟家徒四壁差不多。

    環顧一圈,整個房間唯一看上去有點價值和光彩的,只有餐廳那個上好的紅木雕花餐桌,偏偏這餐桌與整體裝修格調格格不入,越看越突兀。

    而所謂的“受害人”此刻正圍了條白色浴巾,坐在紅木雕花的餐桌前吃油條豆漿吃得不亦樂乎。駱晴真恨不得拿油條抽死她。

    她把手中的裙子往簡葇面前一丟,緩了口氣才開吼:“你不是說你昨晚被一個醉鬼睡了嗎……我闖了三個紅燈趕過來,鬧了半天你是逗我玩兒呢?!”

    受害人指了指自己肩上重疊的吻痕,又指了指椅子邊變成一團殘布的名牌時裝,一副事不關己的口吻反問:“這還不夠明顯嗎?難道非要我跟偶像劇里的女一號一樣,抱著床單哭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你才相信?”

    駱晴冷靜想想,那的確不符合簡葇的作風。這么多年的朋友,簡葇那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咽的性格駱晴比誰都清楚,她越裝出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,心里越是淚流成河。要是她抱著床單哭得天昏地暗,哭訴自己悲慘的經歷,不用說,那肯定是在試戲。

    思及此處,駱晴頓時生出把那個下流**的男人剝一層皮的沖動,假如簡葇還沒這么做的話。

    “那男人呢?”駱晴張望了一圈,不見人影,“還活著吧?”

    “走了,趕著去上班。”

    也就是說已經和平解決了。

    嗯,不得不說這也是理智又明智的選擇。畢竟以她們這種工作性質,非常不適合對簿公堂,搞不好名利雙失,還被人罵成是“賣肉炒作”。

    她拖了桌邊的椅子過來,坐下歇了口氣,又問:“他怎么補償你的?”

    簡葇指了指桌上很接地氣兒的早餐,“他給我買了早餐,豆漿是新榨的,油條是新炸的,味道不錯,你來嘗嘗。”

    “搞沒搞錯!這是哪冒出的極品啊!”

    “不然要他怎么樣,帶我坐游艇吃法餐,順便開瓶紅酒慶祝一下?!”

    駱晴真有點搞不懂了。這是什么情況,一個剛被人睡完的女人,還有心情自娛自樂?最關鍵的是,這個女人是簡葇,那個一心吃齋禮佛,修身養性,避男人如避蛇蝎的簡葇!

    “你,沒事兒吧?”她試探著問。

    簡葇抬眼,一雙明眸千年不變的沉靜,只是多了一層薄薄的水霧,“放心,我沒事兒。”

    “我跟你說,沒事兒也絕對不能輕饒了他,”她提出很有建設性的意見,“你就算不要個三環內的豪宅,也該讓他賠償你個百八十萬的精神損失費!”

    簡葇抽了張紙巾擦了擦嘴角,又抹了抹沾滿油的手指,“他沒錢,像他那種朝九晚五上班的工薪族,拿什么送我豪宅?!”

    “工薪族?”駱晴更懵了,“你昨晚不是應酬《似水流年三部曲》的投資方嗎?從哪冒出工薪族啊?”

    “……”

    小說《緣淺情深終愛你》 第4章 飯局 試讀結束。

    緣淺情深終愛你

    緣淺情深終愛你

    作者:葉落無心類型:言情狀態:已完結

    作者葉落無心的書很棒,文筆不錯,很虐又很甜,打算把葉落無心的書全部看完,加油,《緣淺情深終愛你》確實不錯。

    小說詳情
    青海快3 www.tj-dqhcjt.com:小金县| www.amummy.com:宝山区| www.cssmuseum.com:且末县| www.czjz123.com:安乡县| www.cn-reiz.com:遂溪县| www.wxbqf.com:双柏县| www.liangjiangsihu.com:锡林浩特市| www.karimjavadi.com:灵宝市| www.newclassicsingers.org:温泉县| www.artbyandra.com:安龙县| www.cp7579.com:扶沟县| www.tootoomarket.com:同心县| www.howtolookgoodtwisted.com:宁夏| www.guowangdewangguo.com:鄂州市| www.debydebo.com:阿拉尔市| www.ddbsw.com:东城区| www.chiangmai-deal.com:马边| www.52syn.com:卢湾区| www.quicksharehq.com:施秉县| www.airuite0553.com:班戈县| www.careerinmining.com:即墨市| www.midwestdivers.com:麦盖提县| www.sufeautolights.com:武川县| www.yh9987.com:兰考县| www.yzhytkd.com:闽清县| www.lomachihuahuas.com:余干县| www.971126.com:永吉县| www.tagged-login.com:织金县| www.how2scuba.com:临夏市| www.hw-decor.com:印江| www.saftlaw.com:广丰县| www.hg51456.com:靖远县| www.dow98.com:九龙城区| www.yritysportti.com:平乐县| www.jingmeihb.com:忻州市| www.ew08.com:中方县| www.synergistichealthgb.com:卢湾区| www.clarebirth.com:青神县| www.tuoheng-china.com:甘肃省| www.zj-hxjj.com:健康| www.cccmlogistics.com:赤城县| www.asscing.com:依安县| www.abcqg.com:松江区| www.6220k.com:普兰县| www.bigbanganimation.com:务川| www.catalinamotoroiu.com:荣昌县| www.lettresamontaigne.net:大厂| www.f9896.com:崇明县| www.dong000.com:黄大仙区| www.hotmusicpick.com:莫力| www.bp773.com:龙井市| www.youhuonvlang.com:博客| www.wynlyn.com:鄂托克前旗| www.101ci.com:大化| www.hongxinyu888.com:桑日县| www.nd733.com:博野县| www.huwei688.com:寻乌县| www.pb559.com:广宗县| www.christarobillard.com:辉县市| www.imeldats.com:苗栗县| www.nycfarts.com:察哈| www.daotaolaptop.com:仁布县| www.viralcoins.com:治多县| www.niaz711.com:萨嘎县| www.sb-uss.com:弥渡县| www.chujiaquan0512.com:松桃| www.shdingzhu.com:秭归县| www.techtranindia.com:资溪县| www.sweetnthings.com:嘉祥县| www.dlm-music.com:芦溪县| www.affiliatemarketingbest.com:永昌县| www.cw662.com:淮滨县| www.tjgcwy.com:曲周县| www.turismogay.net:鸡泽县| www.philjohannes.com:赣州市| www.0898sport.com:梓潼县| www.elalumbramiento.org:台山市| www.biaomeiqiyue.com:乐东| www.gz577.com:玉田县| www.cloncurrytravel.com:高淳县| www.georgiadebtrelief.net:合江县| www.taoquanou.com:隆安县| www.aiyoudian.com:安西县| www.liangji88.com:南涧|